English

×

Facts & Figures

Facts & Figures


联系我们

传真 : +86 (0)20 8989 9111

邮箱 : info2@jinhanfair.com

更多 »

邮件订阅

复古厂灯流行

2013.09.04


    胡乱一堆破旧厂灯如今是否比纯手工打造的Murano枝形吊灯更酷?在餐馆里似乎的确如此,那里的老式和仿古厂灯与海盐和手工制作的面包一样,俨然成了司空见惯的东西。

    在新近开业的阿姆斯特丹五星级温室酒店(Conservatorium Hotel)的Tunes餐馆,老式黑色剪形灯高度不一地吊挂在各张餐桌上方;在伦敦东部市政厅酒店(Town Hall Hotel)的Corner Room餐厅,老式船灯用长短不一的灯绳吊挂着,三盏一组的黑色剪形灯吊挂于餐厅正中央,充作树形吊灯之用。

    “现如今的餐厅里,老式厂灯比比皆是,” TaleniaPhuaGajardo说,他是新加坡建筑设计事务所Makemei两合伙人之一,Makemei因把市政厅酒店内部装修成工业阁楼的式样而夺得多项设计大奖。“这种装饰事实上突破了原有界限,但我们的客户喜欢用厂灯(无论是老式灯还是现代仿古灯)去装饰自己的家。”

    柏林复古设计商场Original老板拉斯•特里施(Lars Triesch)说室内厂灯装饰的潮流可以追溯至上世纪60年代末与70年代末,那时崇尚阁楼生活的倡导者们接管厂房后,让最初的照明设备保持原样。当时,使用这些灯饰并非出于美学考虑,而更多出于解决巨大空间照明的实际需要。室内设计师帕特里夏•乌古拉(Patricia Urquiola)本人对此深有同感:“我设计大型空间时,当光源的形体成为装饰理念的组成部分时,自己就倾向于使用厂灯。” 她与照明公司Flos通力合作,共同研发了当代风格的落地灯与树形灯系列。

    如今,家用仿古厂灯的需求很旺,特里施刚与里拉•海策尔(LeelaHeitzer)新成立了一家灯饰公司。海策尔曾在《无耻混蛋》(InglouriousBasterds)在内的多部影片中当过电工,多年来一直在收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照相馆、剧院以及手术室用灯。他解释说这些特殊老式灯的透镜由几百面小镜子制作而成,反射及辐射出的光特别炽热。为了让自己生产的新灯复原出类似效果,在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的工厂里,海策尔用金属印花机来制造灯的透镜,这家工厂曾于上世纪中叶生产圆盘式卫星电视天线,如今这些复古型新灯的售价介于395欧元与3万欧元之间。

    “我们现在的客户都是私房主,尤其是那些住在阁楼式房屋的住家户以及尚•普维(Jean Prouvé)等收藏上世纪中叶灯饰的藏家,他们把老式厂灯摆放到家里,再用漂亮地毯与惬意的沙发椅搭配,整体效果显得刚柔并济,”特里施说。“完全营造出工厂的效果并非上策。毕竟,家里不可能摆放很多工厂风格的温馨沙发,工厂工人也不可能花太多时间躺卧其中。”

    厂灯的弄潮儿还有荷兰的布洛姆两兄弟(Martijn and KamielBlom)。成立自己的网店Blom&Blom几个月以来,除了接柏林两家新成立公司Gidsy 与 Readmill总部的相关订单外,全球各地私房散户的订单也应接不暇。其中卖得最火的一款是重22公斤、售价680欧元的Black Rhino复古厂灯,长长的荧光灯管装入一厘米厚的玻璃管内,它最初由Leuchtenbau Wittenberg公司于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专为实验室与化工厂制造。“如今住户都堂而皇之把这种厂灯挂在客厅里,”马丁•布洛姆说。“我们刚给好莱坞(Hollywood)发送了两盏。”

    在前东德地区废弃厂房拍摄了几个月时间,卡米埃尔•布洛姆拿了一盏厂灯回家,并把它挂在自己家里,自己就萌生了经营此生意的想法。“我所有朋友看后都评价甚高,”他哥哥马丁•布洛姆说,“所以他顿时意识到这些视作废物的厂灯应该视作宝贝收藏。”布洛姆兄弟在整个德国东部地区转悠了一年多,寻访了尽可能多的前东德工厂。“当时的设计理念明显是包豪斯建筑风格(Bauhaus):外形服务于功能。因为设计风格如此纯粹,所以很多人觉得非常真实,”马丁说。“这些物件(灯)是精神内涵的载体。”

    这种潮流的可喜“副作用”(尤其是回收利用的老式灯)就是尽管这些厂灯本身可能并不环保,但回收废弃物之风本身却是环保行为。“在东欧的废旧厂房里,我们还发现了原封不动存放在箱子里的各种厂灯,”西蒙•希思(Simon Heath)说,他是伦敦斯皮塔佛德(Spitalfields)Elemental古董店的的老板,专营升级改造版的上世纪中叶生产的工业产品。

    “我们希望让这些东西重新焕发生机,赋予这些久已忘怀的物件以价值,”他说。“此举意味着越少浪费,更加环保。”希思与其他人都说老古董及原件只会越来越增值。“这些古董值得永久收藏,”马丁•布洛姆说。

    设计师马蒂亚斯•斯托尔布姆(MattiasStahlbom)对此表示赞同:“我设计‘Last Lamp’时,与瑞典人(瑞典大型生产商宜家(Ikea)制造5美元左右的廉价复制品)一样心知肚明:用回收铝生产出长盛不衰、经久耐用的产品,”他说,他所指正是自己设计的漂亮落地灯,它类似传统的剧院聚光灯,零售价约1100欧元。“这就是我们为何取名‘Last’之原因所在,因为它经久耐用。”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常用链接

锦汉家居礼品展线上展

联系我们

广州市保利锦汉展览有限公司

传真 : +86 (0)20 8989 9111

电话 : +86 (0)20 8989 9608

邮箱 : info2@jinhanfair.com

锦汉家居礼品展线上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