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Facts & Figures

Facts & Figures


联系我们

传真 : +86 (0)20 8989 9111

邮箱 : info2@jinhanfair.com

更多 »

邮件订阅

疫情下,买家还好吗?我的客户中有人窘迫借钱,有人大呼“幸运”……

2020.05.15


 

2月时,是买家在慰问我;到了3月,轮到我慰问买家。以下是疫情在全球爆发后,我与买家的6个故事。

 

01、最初,他们婉拒了口罩……

 

3月中旬,中国疫情基本稳定下来,国内的防疫物资已经不缺了,有朋友说你做外贸的,去试试卖口罩啊。

 

我想二月份中国很缺口罩,全世界采购,国外疫情开始严重了,处境应该和我们当初一样,于是我给买家们发了些邮件。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的反应与我们的想象截然相反。

 

比如下面这些回复:

 

Here in Italy situation is stable, Our sanitary system is very good, hope can help,the virus infected every day someone, but the deaths are very low. I think soon it will be better. I read your message about masks, thank you, for now we don't use.

 

意大利这里的情况稳定,我们的医疗体系很好,希望能有所帮助。每天都有人感染病毒,但死亡人数非常低。我认为很快会更好。我收到了你关于口罩的信息,谢谢,但我们现在用不着。

 

——来自意大利的David

 

 

Hunk, thank you. I really appreciate your help, but we don't need masks yet. We hardly leave the house. The government says that only a sick person must have masks, and for healthy people it is even dangerous.

 

Hunk,谢谢。非常感谢您的帮助,但我们现在还不需要口罩。我们几乎不离开屋子。政府的人说,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对健康人来说戴口罩反而更危险。

 

——来自波兰的Monica

 

 

Hello Hunk,

I'm not really interested in masks against viruses, but if you could provide me with masks for work, as against dust etc.

 

你好,Hunk,

我对防病毒口罩不感兴趣,不过您可以为我提供工作用口罩,例如防尘口罩等。

 

——来自德国的Karin

 

3月欧洲疫情刚开始,买家们得到的讯息和我们在国内得到不一样,从而对口罩的认知是有差别的,一方面认为口罩没用,也有可能认为我是为了推销产品,所以比较抗拒。其实我是真抱着帮助他们的心态去做这个事情的,毕竟刚刚经历过来,知道缺乏防护产品的窘迫。

 

三月下旬,疫情严重后,他们开始反应过来了,纷纷问我能否提供口罩。他们说需要多少,我立马就去工厂拉货发走,款都是后面才付的,我甚至跟客户说,不急付,将来和订单的款一起付过来吧。

 

02、谁爱卖谁卖,反正我不能卖

 

斯洛文尼亚客户洛克和我年龄相仿,以前去卢布尔雅那专门拜访过他,经常在微信里聊天。他给我说了个事情,感觉好气又好笑:

 

斯洛文尼亚政府派人去西班牙采购了三十万个口罩,回来路上,卡车司机失联了,口罩不翼而飞,这个事情上了他们的头条新闻。他们国家政府采购都委托给了一家建筑公司,因为这家公司的老板和总统是表兄弟。但政府订单都是先收货、再付款,这个建筑公司老板没什么钱,所以拿到订单也执行不了。

 

洛克表示很无奈,说抗疫靠不了他们的政府,只能靠老百姓自救了,他有个生产毛巾的朋友,改做口罩,一天可以做3万只,零售价2.5欧一个,价格和质量都靠谱。

 

他老婆森雅在卢布尔雅那第二大医院工作,作为一个只有两百万人口国家,首都第二大医院,估计规模和我们镇的医院差不多大。森雅知道我能提供防疫产品,就叫医院的采购kristina联系我。

 

能帮到人,又能赚点钱,那当然好啊。

 

但我收到Kristina的邮件后,越看越不对劲,甚至愤怒了!——采购5000套防护服,但是防护服的规格要求太简单了!淘宝价都不到10块钱的那种一次性雨衣,短袖齐膝,这能起到什么防护作用?!

 

不管哪个国家的医护人员,都是宝贵的,是值得尊敬的真的勇士,应该提供最好的装备给他们。起不到防护作用的产品,不仅会连累医护人员感染,还会给中国制造抹黑,成为国外抹黑中国的材料。

 

作为供货方看似无错,毕竟是按照采购方要求,但是这种钱赚了内心会不安,谁爱卖谁卖,反正我不能卖! 

 

我把我的想法写给了Kristina,还在YouTube上找了两个链接,关于中国医护人员演示他们进入病区前所需要的装备细节,里里外外的防护,没有一寸裸露的皮肤,可谓武装到牙齿,中国的医护有这样的装备,看着挺自豪的。

 

Kristina回复如下,感觉挺委屈(医院是私立的,决定权在老板):

 

Dear Hunk,

 

In Slovenia, quite a lot of doctors are infected also - mostly because people still hide real symptoms and lie when they need medical help and so nurses and doctors get infected...Another problem is that Italy is our neighbour country. Before we knew there was an outbreak there, many many people were skiing there and got home before any symptoms showed...

 

I appreciate all your help and suggestions since you have lived with this. But I can only advise the boss and then the decision is still theirs....I will send the link about coats, but can not decide for them.

 

你好,Hunk,

 

在斯洛文尼亚,很多医生也感染了——主要是因为人们在需要医疗救助时仍然隐瞒真实症状并撒谎,另一个问题是意大利是我们的邻国,在我们了解到那里爆发疫情之前,许多人都去那儿滑过雪……

 

感谢您的所有帮助和建议。但是我只能建议老板,最后仍由他们决定。我会发送有关防护服的链接,但我做不了主。

 

03、一个“幸运”的美国人

 

来自美国的商人Mike,展示了疫情中美国的制度和商业文化下商人的真实言行。

 

Mike来自纽约,我和他结识于2012年,他是位非常勤奋的商人,做事和说话都很现实直接。3月份美国疫情暴发后,我问他情况怎么样?他说他和家人都很好,他公司拿到了15万美金的政府补贴,最开心的是拿到了纽约州政府的大订单,兴奋得要命!

 

他这样写道:

 

My whole life I prepare myself. So when the opportunity comes I am ready,Hunk, what a headache. I never imagined to have this. Never! I just work hard and try to make the right decisions! Now I am very lucky. Everyone have no business - so many people loose money.  Thanks to my China connection it's been profitable during all this virus thing. Short window to make money now.

 

我一生都准备中。因此当机会来临时,我已经准备好了,Hunk,真是头疼。我从未想过要拥有这个。从没想过!我只是保持努力工作,然后尝试做出正确的决定!现在我很幸运。别人都没有生意,很多人在亏钱。多亏了我在中国的关系,所有关于抗病毒的产品,利润都很丰厚,这将是一个赚大钱的短暂窗口期。

 

我问他对美国政客指责中国有什么看法,他来过中国多次,知道真实的中国,所以和很多没来过中国的美国人的认知是不一样的。Mike这样回复我:

 

I love China - I understand China - I don't think China is wrong - there system in my eyes proves to be successful. The people are happy and no drug or shooting problems.  

 

我爱中国,我了解中国,我不认为中国有错,我亲眼见证了中国制度的成功。人民都很开心,没有毒品和枪支的问题。

 

做为商人,Mike认为疫情对他是千载难逢的商机,无可厚非,但是商人也是有国籍的,他无数的美国同胞正在陷于困顿,甚至死去,他却表现得如此兴奋,这让我们从小接受家国情怀教育的人,难以接受。

 

当中国疫情暴发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是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奔赴到抗疫一线,公务人员到各社区和路口维护秩序,老百姓自觉呆在家里,有海外关系的尽可能弄防疫物资回来支援灾区。我老家湖北,是中国的疫情中心,每日看着感染者数字的攀升,真的挺揪心的,一直考虑能做点什么,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位卑未敢忘忧国。

 

但是Mike又比美国政客好多了,他虽然是发了疫情财,但也算是在竭尽全力为美国百姓弄回抗疫物资。

 

04、一次被理解的“无理取闹”

 

意大利客户Nico二月份下了个小单,不到一万美金,但前前后后折腾,之前确认好的标签设计,都印好了,她又说要修改,产品的颜色也要调整,甚至有款产品的模具都要修改。

 

作为业务人员,我总是尽可能地满足客户要求,把事情做漂亮。总之我被整得没脾气了,直到4月下旬总算生产完毕。

 

合同里写的贸易条款是EXW,出货的时候,Nico要求我送货到她货代的仓库,还要我负责报关,我直接拒绝了,叫她再去看下合同里怎么写的。

 

她是中间商,说客户不理解为什么我不能帮忙,我说大家要按照合同办事,我分内的事情,一定会做好,但EXW条款,我不会帮你送货。

 

过了几天,她说客户不同意,能否她出一半的费用,到时从佣金里扣掉,我考虑了下,内心很不爽,但货物做好了不发出去也不好,就答应了。

 

出货后,我就立马把Nico应得的佣金付到她在中国的账户上,当我把水单发给她后,等来的却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说我欺骗她,是个小偷,不想跟她做生意就应该早说,跟我合作就是浪费时间。

 

我一下就气疯了,尽心尽力的配合,结果这样说我!不能忍了,直接就上去跟她对骂了一通,并说,马上消失,不想再跟你说话!

 

她问我,佣金为什么少付了49块人民币?别以为她看不懂汇率,为什么你们中国人不诚实?

 

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说你在侮辱我,我很生气!但是还是得给你解释下,一是汇率每天都是波动的,收到货款的那天的汇率和今天的汇率是不一样的,二是每个银行的牌价,买入和卖出的价格都是不一样的,按照今天的操作,我没有少你一分钱!

 

然后她又自言自语地说了很多,原来是居家隔离时间太久,快憋疯了,所以找个由头来发泄。

 

I want to leave this business and way of life. During this quarantine I think and think what is the sense of living,I am fed up,stay at home, only say hi to parents, No more, No travels, No sports, And no bar and restaurant, No hairdresser, Government is shit, They don't help, don't give masks, Don't tell anything, Many companies will close forever.

 

我想离开这该死的生意和生活方式,在隔离期间,我想了又想,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受够了,整天呆在家里,只对父母打招呼,没有其他人了,没有旅行,没有运动,没有酒吧和餐厅,没有理发师,政府很垃圾,不帮助我们,不提供口罩,也没指导我们应该怎么做,许多公司倒闭了。

 

然后她又抱怨起在广州的不愉快经历:

 

You know last time we went to Guangzhou for the Canton Fair, what happened? We never found a good man to rely on, people stole money from our room, it's a five-star hotel, unbelievable, we lost a lot of money, from the safety box, we will never stayed in Guangzhou!

 

你知道我们上一次去广州参加广交会遇上了什么吗?小偷从我们的房间保险箱里偷了钱,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令人难以置信,我们损失了很多钱,永远都不会住广州的酒店了!

 

等她说完,我大概理解了,她至少并不完全是针对我,长时间的居家隔离,确实让自由惯了的欧洲人快疯掉了,但是在供应商身上出气是有失风度并且很没意思的,她不尊重我,我宁愿不赚她的钱。

 

她抱怨广州的小偷,那我就问她,说到小偷,恐怕意大利的小偷才是全世界第一的吧?米兰、威尼斯、罗马……遍地都是小偷,你应该知道的!

 

后来她沉默了好久,说了句“Sorry for my bad mood”(不好意思,是我脾气不好)。她道歉了,我也就释然了,安慰她没什么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05、失联的印度兄弟

 

印度客户Raju从中国疫情开始就表示特别关注,经常对我嘘寒问暖的,开口闭口都是兄弟,你们还好吗?比如这段话:

 

Hi Hunk, what do you think now about corona virus in China and other part of world status...also how's business and factories now and your view please share...

 

你好,Hunk,你现在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新冠病毒有什么看法?生意和工厂运行怎么样了?请分享你的观点。

 

每次我都是很快速地回复他,对情况表示乐观,相信中国能控制住,短期肯定会有影响,但长期问题不大云云。

 

3月下旬,中国大局基本稳定了,印度疫情暴发了,也开始了封城,全民在家,我也发信息问他情况怎么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没?

 

发了几次,他都没有回复我,我不相信他没看到我的信息,也不相信他挂掉了,天天在家,肯定也玩手机,但就是装失联不回复我。有点意思,交往这么多年,这塑料兄弟情啊,有困难要勇敢面对,病毒是全人类的公敌,没有谁是幸运儿,我们刚挺过来,也不会幸灾乐祸,心胸开阔点吧,何必把自己封闭起来?

 

几年前我曾在印度旅行过一段时间,对印度的国情有基本的了解,虽然印度的官媒和一些上层精英对中国有些偏见,但普通老百姓大多对中国人是善良友好的,他们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每天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家人,忙忙碌碌。

 

以印度现在的经济水平和医疗条件,一旦病毒暴发,绝对会是灾难,且不说政府无力全部救治,就隔离时间稍久,很多下层百姓就会没钱买食物,就得饿死。同在一片天地间,都是人命,真不希望大悲剧发生。

 

06、感恩的心

 

三月中旬,白俄罗斯开始零星有感染者了,彼时明斯克的谢尔盖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就那么几个,而且都已经入院控制住了。

 

但是进入四月,感染者越来越多,感觉他挺焦虑的了,某日,他在微信里跟我说了好多话:

 

他一月份的时候给中国供应商下了订单,支付了全部货款,几乎用尽了他的全部存款,但是随后中国疫情爆发,直到2月底供应商才恢复工作,3月底生产完毕发货,产品是化学品,不能走中欧铁路,白俄罗斯没有海港,所以这个运输得是海运加陆运,到货至少需要两个月时间,那么他收到货物就是6月初了,按照目前的经济状况,到时能否如期卖掉都很难说,他大女儿Elena在白俄罗斯国立大学读大三,四月十五号要交学费了,手头挺紧张。

 

Hunk, I have one request for you. Maybe you can help, I pulled out of the turnover of our firm 900 dollars. But I still lack of 600 dollars. Can you lend me until July-August? Sorry, I'm not all comfortable asking you about this!

 

Hunk,我有一个请求, 也许您可以帮忙,能否借给我600美元。7、8月我可以还上。不好意思,我不太愿意问你这个问题!

 

Elena一个学年的学费是1500USD,还差600USD,就这点钱他开口向我借,确实挺难为情的了。

 

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决定借给他1000美金,问他够不够用,不够可以汇多点,他肯定地答复,够用了!

 

谢尔盖和我交往于2007年底,可以说是老交情了,他来中国看过我,我也去过他白俄罗斯的家拜访过,在我创业之初的2008年,他知道我的情况后,几乎每月都给我下些小单,买一些不同的电子元件,从来都是先打款过来,利润虽然不多,但足够我支付房租等生活开支了,有次还在货款之外多付了200美金,开玩笑说是给我的国际援助。

 

他当时对我的帮助于我而言,就像黑暗隧道里的一道光,我一辈子都会铭记于心。所以他有困难了,我很乐意不遗余力地帮他,他女儿的事情就当是我小孩的事情。

 

谁的人生都会遇到困难,在困难时有人温情地帮一把,那么困难就会是短暂的,而患难岁月里过来的交情一定会是持久的!

 

疫情之下,外贸行业真的挺难,除了少数行业赚得盆满钵满,大部分的行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就我而言,三月中旬,疫情在欧洲爆发后,客户们陆续取消或者推迟订单,我只得做些调整,以前工人每晚都要加班的,现在取消加班,放双休。按照这个速度,年前接的订单可以做到五月,如果到时订单没有恢复,就做点库存吧,情况总会好起来的,乐观点。相比正处于疫情煎熬中的欧美,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困境中,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善待他人,心存感恩,做好本职工作,一切的不如意都会过去,相信未来!

 

最后愿天下无疫,早日回归常态!

 

来源:焦点视界

 

常用链接

联系我们

广州市保利锦汉展览有限公司

传真 : +86 (0)20 8989 9111

电话 : +86 (0)20 8989 8622

邮箱 : info2@jinhanfai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