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Facts & Figures

Facts & Figures


联系我们

传真 : +86 (0)20 8989 9111

邮箱 : info2@jinhanfair.com

更多 »

邮件订阅

义乌才是圣诞节的真正故乡

2014.12.31


义乌是中国大陆六大强县(市)之一,是中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在福布斯发布2013中国最富有10个县级市排名第一。 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被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权威机构确定为世界第一大市场。

  我所在的位置距离上海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我已经有3个小时没有见到日光,而且我还彻彻底底地迷了路。我试图走出这个地方已经有45分钟之久,但在走廊和商铺组成的这个巨大迷宫里,到处看上去都是一样。我被人造圣诞树、小饰品、仿真雪、圣诞老人帽,以及LED动画驯鹿包围着,耳中听到的全是节庆音乐。我被困在了最糟糕的圣诞节噩梦中,而现在才不过是8月,是一个又热又闷的夏日。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似乎永远出不去了,注定要在一座无边无际的圣诞老人屋里度过余生。

  我所在的地方是义乌国际商贸楼的圣诞楼层,位于上海以南300公里处。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全球60%的圣诞饰品都是在义乌生产的,而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在这个庞大的批发市场内销售的。我发现,圣诞节是在义乌制造出来的。照亮你家起居室的圣诞树,挂在天花板上的饰品,用来装你买给孩子的礼物的袜子,它们很可能就来自我现在所站之处。

  和我一起来这里的还有“未知领域部门”(Unknown Fields Division)的成员。该团队由利亚姆•扬(Liam Young)和凯特戴维斯(Kate Davies)领导,隶属于一个学生、作家和电影制片人组织,他们力图沿着全球供应链,对多种消费品进行追根溯源。而今天,这个任务把我们带到了圣诞饰品的世界之都。

巨型购物中心

  很难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义乌国际商贸城的规模。我可以先报上几个数字:它目前拥有营业面积400万平方米,内设6.2万个商位。我还可以告诉你,它每天的人流量约为4万人次,据说其中有5000人是来自国外的买手。但这些都只不过是数字而已。

  商贸城的里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衰败的大型购物商场,但你需要走上一段距离,才能感受到它究竟有多大。商贸城分为五个区,我首先进入1区——直接走进一条走廊,那里的商铺仅出售钢笔和铅笔。我拐了个弯,还是只有钢笔和铅笔出售。一连走了15分钟,途经的商铺全都只卖这类文具。最终,我走到了一部坏掉的自动扶梯处,上了一层楼。于是钢笔和铅笔变成了眼镜。经过无数条走廊的眼镜铺,我到了另外一层楼,这里所有走廊的商铺出售的都是人造花。这次行程的组织者利亚姆氠以前曾来过这里,他告诉我,上次来这里时,一些学生立志走完商贸城的所有五个区,看到所有的产品类别。八个小时之后,这些学生终于放弃了。

只批发,不零售

  除了规模之外,义乌商贸城和你家附近的商场还有其他不同之处。首先,你无法真的在这里买到东西——至少从传统消费者的角度来说是这样。义乌商贸城基本上只经营批发业务。所以,这里6.2万个长宽各为2.5米的商位,其实是不同公司或工厂的陈列室。义乌商贸城不是一般的购物商场,而是一个庞大无比的贸易展示厅,其客户是中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零售商买手。这些中间人涌向义乌,与供应商洽谈业务,然后运回一集装箱一集装箱的廉价产品,充实自己店里的货架。


  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全球60%的圣诞饰品都是在义乌生产的

  义务商贸城的浩瀚规模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它的鼎盛期已经过去——很多业务已经转移到了阿里巴巴和中国制造网这样的网站上。但义乌商贸城仍是一张无形巨网的有形体现。我们在西方和世界各地商店里购买到的廉价商品,有很多都来自于这里。

  在商贸城里走动时,我留意着周围的各种东西。水桶和铁锹、雨伞、中国空间站的模型、印着各国领导人头像的手电筒、呜呜祖拉……有一块地方,差不多有一家大型百货那么大,那里所有的商铺销售的都是LED招牌,一直滚动显示“LED招牌”的字样,还有一个商店,只出售福尔摩斯式的放大镜。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虽然这里的商品种类繁多,令人眼花缭乱,但似乎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义乌商贸城里没有价值较高的商品,就连品牌商品也寥寥无几。在商贸城里,你看到的是中国制造业产出中一个非常巨大、但却经常被忽视的部分。它们是你放在办公桌抽屉里的小玩意,是销售员免费送给你的笔,是一英镑廉价店和加油站出售的一次性商品,是你冲动购物的对象,因为它乍看上去很好玩,而且很便宜。中国是全球领先的塑料垃圾商品制造商,义乌商贸城就是它的展示厅。

  出于这个原因,义乌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生产和销售圣诞节用品。忘了北极吧,忘掉圣诞老人的工作间吧。从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的资料来看,在2012年,义乌及其周边地区就有750家制作圣诞饰品和其他节庆用品的公司。

  为了亲眼看看圣诞景象是如何在这座塑料之城中制造出来的,我们决定前往设在附近的工厂去参观参观。那是一家小公司,距离市区大约30分钟车程。后来的经历证明,在我们参观过的中国工厂中,它是最令人目瞪口呆、心绪不宁的一家。

热火朝天的场面

  当时外面差不多是30℃,我们站在一座略显简陋的工业建筑里面,放眼望去,满眼都是熟悉的圣诞元素。

  我们进入的第一个房间是该工厂的主车间,那里有几十名工人在组装塑料质地的槲寄生、花环和迷你圣诞树,并给它们上漆。这些工人中男女老少都有,但大多都是看上去不满二十岁的女工。

  一名女工把塑料布折叠成式样精巧的丝带,旁边的一名女工则用胶水把它们粘到红色闪光漆覆盖的“圣诞快乐”招牌上。一个少年穿着脏兮兮围裙,看上去只有十来岁,正在手工把圣诞冬青浆果涂成红色。旁边房间有一个人,坐在一台大风扇前面,把金属丝伸到一桶沸腾的不明液体中,然后趁热把它们掰成驯鹿玩具的鹿角。

高速生产

  工人们各自被自己的劳动成果包围着;成千上万的圣诞饰品和小商品被不断压进纸箱和塑料转运箱,但它们的制作速度比转运速度更快。东西多得掉到了地板上,或者堆得比工人还高。

  隔壁是制作布料产品的车间;大约二十几名女工坐在几排缝纫机前。车间里很热,你只能听她们缝合帽子、圣诞袜和节日彩旗时机器发出的嗡嗡声。人们参加公司派对时戴的那种红白色圣诞帽子——你花点小钱就能买上一顶,然后到了新年除夕就把它扔掉。我正在这里亲眼目睹它的制作过程。我看到一个女孩以每分钟两顶帽子的速度,把白色皮草镶边缝到红色毡帽上。每完成一顶,就把它从前方推下工作台。帽子一声不响地跌下去,在那里堆积成越来越高的小山。

  楼上是塑料成型车间,工人主要是年轻男子,车间里太热,他们都打着赤膊。车间的空气里弥漫着烟雾、化学品和塑料被加热后的气味。工人们把塑料颗粒从带有三星品牌标志的袋子里取出,投放到机器里,等它们融化,然后压进制作雪人和圣诞老人玩具的模具里。这种工作是重复性的,而且有可能发生事故,因为工人必须反复把手伸进大型压力机内。在工作时,很多工人为了打发间隙时间,在用智能手机看中国电视剧。

  一方面,看到圣诞景象在8月里被制造出来,我感觉有点晕头转向,另一方面,看到厂里如此密集地使用体力劳动,也让我觉得奇怪。也许是我太天真,但如果是在我参观义乌之前,你问我圣诞饰品怎么做出来的,我会说它们是在高度自动化的工厂里生产的。

  但真相是,中国制造业成功的真正秘诀就在于此——让劳动力的价格保持低廉,让手工制作东西的成本比使用机器更便宜。虽然我没有找到确切数据,但这里的一名工厂经理说,员工如果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上12多个小时的轮班,每月收入会在200到300美元之间(约合1600到2400元人民币)。因此,只需要投入相对较少的资金,可以启动像义乌航天工艺品公司这样的小公司了;而且它们还可以灵活地调整和改变产品,来满足客户需求。

  离开工厂的时候,我们看到一箱箱圣诞饰品正在被装进一个集装箱内,它将被运送宁波的大型港口。在那里,它会被吊上货柜船,运向……谁知道什么地方。有人告诉我,大部分饰品都被运到了美国和欧洲。俄罗斯是一个新的、利润丰厚的大市场。

  那天,在亲眼看到工人们手工制作圣诞用品的时候,我听到同行不止一个人说,圣诞节对他们来说永远都不一样了。也许他说的没错。

  我感觉,这就好像是我们被赐予了一个机会,可以略微一瞥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基础设施。更重要的是,我们好像有些理解它为什么存在了:有了这些基础设施,一个遥远国度的年轻工人们,就能制造出人们冲动购买的一次性商品了。对于从气候变化到失业的诸多事情而言,这意味着什么呢?想想这个问题不免让人感觉到一阵迷乱。


  听说到了9月底,这家工厂的圣诞节用品生产就会告一段落,改为生产复活节和情人节礼品和饰品。在那之后,它将开始为利润丰厚的美国市场生产万圣节饰品。然后,到了春末夏初,便又是生产圣诞节用品的时候了。只要这个世界还会举行庆祝活动,不管是为了什么事由,无论挑选在什么时候,中国就会是庆祝派对的终极供应商。

 

来源:BBC

常用链接

锦汉家居礼品展线上展

联系我们

广州市保利锦汉展览有限公司

传真 : +86 (0)20 8989 9111

电话 : +86 (0)20 8989 9608

邮箱 : info2@jinhanfair.com

锦汉家居礼品展线上展